能走招生“内部渠道”?

三部分25日发布《高考流言及防备提示——选取版》。高考前,教育、网信、公安三部分梳理汇总了历年来“冷饭热炒”的触及考试阶段的流言。在高考成果公布查询之际,三部分再次发布高考关于选取的流言和防备提示:不能信“意外之喜”,不能信“高收费自愿填写教导专家”,不能信“钱学交易”和“特别途径”。

资料图:2019年高考闭幕,走出考场的考生在考点前合影。泱波 摄

资料图:2019年高考闭幕,走出考场的考生在考点前合影。泱波 摄

  三部分提示,教育部施行高校招生“阳光工程”现已多年,招生政策、选取成果都在阳光下主动承受监督,不要听信走所谓“内部途径”的捷径,所有招生信息查询和选取均不向考生和家长收取任何费用。三部分送给广阔考生和家长一句话:莫信谣传谣,只需经过省级招办和招生高校指定途径查询核验,“李鬼”必会出漏洞。

  不能信的“意外之喜”

  高考完毕后,不法分子利用考生和家长普遍存在急切、杂乱、侥幸的心理,经过手机、网络发布各种上大学的诱惑信息,比如发放奖学金、补助金、选取告诉书等。面对送上门的“意外之喜”,部分考生和家长没能保持冷静,不知不觉跌入不法分子早已布下的陷阱之中。

  事例1:2018年高考刚完毕,河南考生小周在高考温习群里看到交钱能够提前查分的音讯。小周敏捷经过微信向联络人转账500元,并奉告对方自己的考试相关信息。转账后,小周被对方拉黑,无法再取得联络。小周不只没有查到自己的高考成果,反而不断收到各种骚扰电话。

  事例2:2018年高考完毕后,安徽A县考生小李接到生疏来电,对方自称是A县教育局作业人员,告诉小李A县正展开面向家庭经济困难考生状况查询,如果小李符合条件且有意愿,可先缴纳500元押金,届时持选取告诉书请求领取1000元“高考补助金”并取回押金。因该“作业人员”可精确说出自己名字、电话号码等个人信息,小李便毫不怀疑,依照对方要求到银行ATM机向指定账户汇款500元。之后再无法与该“作业人员”取得联络,小李在爸爸妈妈伴随下到县教育局咨询才知受骗受骗。

  事例3:2017年6月,北京市选取作业没有开端前,北京考生家长宋先生就收到一所闻名大学H校的“选取告诉书”,该校从内部途径得知其子在高考及多次高中考试中英语成果突出,故提前选取到本校外语专业。宋先生对该闻名大学对孩子的必定及选取行为十分感动,立即按告诉书上留的电话与对方联络,并向指定账户转了两万元的入学占位费。直至后期考生被N校选取并在北京市教育考试院网站查询承认后,宋先生一家才大梦初醒,立即向公安机关报案。

  提示:依照教育部施行高校招生“阳光工程”的要求和招生作业有关规定,各省级招生考试组织和高校要建立本单位招生信息发布网站,并对高校招生信息进行“十揭露”:招生政策揭露、高校招生资历揭露、高校招生章程揭露、高校招生方案揭露、考生资历揭露、选取程序揭露、选取成果揭露、咨询及申述途径揭露、严重违规事情及处理成果揭露、选取重生复查成果揭露。各省级招生考试组织还会实时揭露选取作业进程组织和动态。考生要注意保护好个人信息、保管好自己的各类证件,不要向生疏人及无关人员透露个人或家庭信息。考生只需关注地点省份招生考试组织的官方网站(或微信大众号等途径),依照公布的作业进程和查询方法,便可查询与自己选取相关的信息,切不可听信非官方信息。

  不能信的“高收费自愿填写教导专家”

  针对考生爸爸妈妈“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特别是高考时希望子女能完成“鲤鱼跳龙门”的愿望,近年来一些商业组织涌入自愿填写教导商场。各种噱头广告令人眼花缭乱,如“精准定位院校”“与C9、985、211院校成功牵手”“闻名部属高校权威自愿填写专家组成团队”“自愿推荐成功率>99%”等等。专家还被包装成“特约”“首席”“明星”“金牌”等等。收费更是高得离谱,有的是39800元起,有的5万元套餐。

  事例:2018年教育、公安、商场监管等多部分在一次联合执法检查专项举动中发现,总部设在北京的某公司在全国十几个省设了教育训练的加盟店,属于无证运营。其主打的“自愿填写”事务更是荒唐,许多网络、电话“自愿填写专家”居然没上过大学,他们依照总部训练过的“台词”给考生和家长教导,教导费用在2万左右。部分考生家长在交流后显着以为无用,而有的家长仍毫不怀疑。

  提示:这些高收费自愿填写专家教导完全是一种不规范的商场行为,其中不乏欺诈。据查询,没有一所高校与商业公司展开高考自愿填写教导的协作,商家打出的“协作”无非是骗人的噱头。许多公司包装出来的所谓“专家”仅仅一种营销手法,其实并不熟悉高校、不了解专业、更不清楚自愿填写的方法,近年来更是揄扬所谓的“大数据”。各省级招生考试组织不只会给考生供给近年来各高校在本地选取状况的参考资料,而且会训练底层招生考试组织和中学为考生供给免费的自愿填写教导服务。考生和家长要结合招生考试组织给出的自愿填写主张,结合自己实践状况,合理填写,切勿因富丽诱人的广告词而受骗。

  不能信的“钱学交易”和“特别途径”

  每年总会有一些经过包装的所谓人脉广的“能人”“厉害人”在高考期间活泼,他们自称是高校或省招生办某领导的熟人,重点针对高考成果不抱负或落榜、家庭经济条件尚可的考生和家长,宣扬能用钱买到“校长目标”“内部目标”“方案外目标”“点招目标”等,或能够经过自主招生等特别途径满足考生“低分高录”,让考生选取到心仪的院校、热门专业等,谋取不法利益。

  事例1:2018年,贵州考生小陈报考省外某中心部分高校,因成果离该校投档线差10分没有被选取。小陈的父亲经人介绍知道了中间人方某。方某自称知道省招办领导,能够花钱选取到该中心部分高校。在小陈父亲送给方某5万元活动费后,方某隔三差五反应一些所谓“内部音讯”,但最终答复称省招办现已从头投档但由于校园没方案而办不了,答应退小陈父亲1万元。之后,小陈父亲向省考试院咨询投档作业流程,才知方某所说的状况底子不可能完成。

  事例2:2017年网上流传一条关于武汉大学艺术预科班的招生信息,宣称不需要专业考试和高考成果,就可直接攻读武汉大学艺术预科班,并获取国家承认的学历文凭证书。一些考生和家长跃跃欲试,急于在网上交款处理预科选取。武汉大学获知后,紧急发布声明称该校从未开设过所谓“艺术预科班”,提示考生招生简章要经过官方途径获取。

  事例3:2012年东北某省考生家长邓先生,因孩子高考成果不抱负而忧愁。在某次宴席上,经人介绍知道一位自称某部队首长的李某,答应可帮处理入读军校。在给李某交纳55万元费用后,邓先生的孩子“如愿”被北京怀柔某军事学院“选取”。在入学报届时才发现该“军校”其实是某公司在军校内租赁场所开设的计算机训练班。

  事例4:2010年9月,白某等人在陕西某大校园园内租房,伪造了所谓《西部方案试点学生入学承认书》《西部方案插班学生就业安顿协议书》,经过熟人招徕考生,并以该大学名义与多名学生签订协议、收取高额费用。之后,将受骗学生送至某地进行军训。接近结业,学生因无法查到学籍信息才发现受骗受骗。

  事例5:2015年,谢女士因儿子高考成果不抱负,经中间人介绍知道“能人”刘某。刘某自称交纳48.5万元可为其处理北大汇丰商学院选取手续,与北京大学统招学生享用相同待遇。9月中旬,刘某在某宾馆将北京大学人力资源管理高级研修班的选取告诉书交给谢女士,并称实践入读的是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告诉书是校园怕影响欠好做的幌子。谢女士在刘某伴随下到北大世界交流中心,向刘某指定人员交纳学费等5.2万元,就读后发现是短期训练班遂退学。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